丧群日常 二

这一周的日常来自渣。
你们忠(歪)实(曲)的记录者因为自我定位的问题,
低迷不振,雌激素分泌失常,
于是由我,渣,代为讲述。

上周,丧群一如既往地丧。
霸爹飞了美帝,
挥金如土,日日发车,夜夜笙歌。
人生赢家如他,
回国就要抱娃了。
杨汉庭
还是
杨涵亭
不日可见分晓。

榨爹公司上班,
收租讨债,打打杀杀。
日常跑跑步,
逛逛煎蛋强装直男,
日子过得是
狷狂不羁,潇潇洒洒。

而我,水逆一周,
除了日常渣渣老叶,
无fuck说。

此三人生活水波不惊,且按下不表。
而拉嘎二人生活可谓翻天覆地。

先是拉,
自上次姨妈推迟大半个月后,
拉的雌激素可谓去若潮水,来若抽丝。
继大姨妈后溃败的是拉的胸。
短短半年,
92.5-84.5
男默女泪
减脂只减胸,
胸霸变兄贵。
然而更让人不安的是拉的态度。
表面上她(他为自己的胸哀悼不已,
而却时不时流露出对 肱二头肌 三角肌 充血 等等等等的渴望。
可能时隔二十年
我终于要有哥哥了。
想想真是激动呢。

老话说得好,
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。
日常被黑的ga也就是hey jude,
却在胸围方面以碾压之势,
成功登顶我群。
那装模作样的拒绝测量
那故作谦虚的 “我只有b”
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拉的心灵。
A-也是人
飞机场不能有春天吗?
大家都没有X生活,何苦自相残杀呢。
此后
ga变ca
拉变a。

(bgm:my little airport-给亲戚看见我一个人食吉野家)

朋友都发福结婚,
逛家居发现自己单身,
crush太多折磨良心,
渣男活得水起风生。

丧就丧吧,
好好活着,
每天都有新打击呢。